Cichlid Room Companion

Editorial

2012-05 -外來種的影響

作者 , 2012.
最後更新情形 30- 5月-2012

Juan Miguel Artigas Azas, 2010

翻譯員: Heng Kuang Liao (03- 9月-2012)
" 我們身為水族飼養者必須明確採取更有責任的立場 "

最近一篇針對在特定棲地引進物種的影響的論文喚起我的注意。這篇論文討論的是 (Lehtonen, McCrary & Meyer, 2012) 報導有關一些本地物種在掠食性外來種引進牠們的棲地後的行為觀察。在正常情況下,本地物種的數量是維持平衡且牠們的反應是針對可預見的同域掠食性物種。每一種掠食者都有特化的掠食技能,且很快就能採取動,而其潛在的獵物保護性反應則會被觸發以阻止掠時的影響性。於是環境就可平衡。

這個研究發現在尼加拉瓜的 Apoyo 湖中,有 Eleotrid Gobiomorus dormitor (大嘴沉睡者), 這種原本存在於其他裂谷湖像是 Xiloa 湖但卻不存在於 Apoyo湖中的魚,被引進了。接著他們就注意到這種瀕危的本地慈鯛Amphilophus zaliosus的繁殖對魚,在保護子魚時,居然會讓這些外來種逼近到不尋常的近距離。這給了這些大嘴沉睡型的蝦虎魚一個掠食子魚的有利位置。事實上,在生態上相似的 Xiloa 湖,類似的慈鯛魚種A. sagittae,是與掠食者共同演化,就不會允許這種掠食者靠近牠們的子魚。

這些結果意味著外來種有凌駕本地種的巨大優勢,這是按照一般的觀察所得結果,當最初引進棲地時外來種有極大的生殖成功率且隨後族群便暴增,而只有隨著時間牠們的數量才會降低。在這一點上,它們可能會對環境造成很大很大的損害,因為牠門的生物量當然是來自其他的本地生。

Charles Darwin 曾經在他的 “小獵犬號航海日誌”中報導在 1832 年他做了一個植物和遠方國家的同科昆蟲的相關性觀察,透過不同的物種,看這樣的關係如何因人引進新物種到一個國家時被打破。在靠近巴西的首都, Rio De Janeiro,他親眼見到 “高麗菜和生菜的葉子 (剛引進), 在英國本地 (很久以前引進)是可提供食物給許多蛞蝓和毛毛蟲,但在里約附近的花園卻是被原封不動"在許多場合中,Darwin 也注意到由於外來種引進對當地動植物相帶來的危險,如他所見到的。

在達爾文之後這麼多年來我們已經有前面所述的無數例子,像是由早期歐洲移民引進澳洲所造成當地植物相災難性的影響。我們也知道官方所支持的引進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像是尼羅河鱸魚對維多利亞湖當地慈鯛動物相的影響,就是一個有名的例子。 我對此沒有進一步研究,但一個平衡的生態環境受外來種引進的傷害已經很清楚 。雖然隨著時間環境可能再度平衡 (時間太久而可能無法讓人們看到),但在此同時我們我們已經被剝奪了我們能得的壯麗與漂亮的事物還有所有能從平衡的環境中得到的知識。如今,引進的生物或許一個接一個導致全球生物多樣性威脅。

為這個理由我相信水族專門俱樂部應顯著提出更多努力來教育年輕一輩和/或水族新人有關外來種引進而帶來本土生物的大危機。維持固有魚種族群的長期存在也更該能為牠們帶來更多增值性,就我的想法來說會比快速繁殖並除去的目前方案好得多,如我在過去的編輯論點所提過的。

我們水族人在這件事情上必須明確比我們目前採取更有責任的立場。我們欠自然這個!! 我們對此不應把臉轉到另一個方向,一個給與至少要和我們所得一樣多的新哲理,和不錯過每個機會去強調對環境的保育與尊重應該廣為流傳。長期的承諾和參與或保育計畫的支持與知識的傳播應該是每個有責任的水族俱樂部的任務聲明,藉由有力行動的支持,為此投入充分的資源已顯著增加。水族俱樂部應是超越廉價魚來源與社會聚集的處所。它是我們所有人,也是自然的利益。

我們沒有太多時間了!

下個月見!

引用文獻 (1):

引語:

Artigas Azas, Juan Miguel. (五月 30, 2012). "2012-05 -外來種的影響". Cichlid Room Companion. 檢索 六月 25, 2019, 來自: https://www.cichlidae.com/section.php?id=221&lang=zh.